<button id="9rkvi"><object id="9rkvi"></object></button>

    <dd id="9rkvi"><noscript id="9rkvi"></noscript></dd>

    <tbody id="9rkvi"><track id="9rkvi"></track></tbody>

    <rp id="9rkvi"></rp>
    <em id="9rkvi"><span id="9rkvi"><kbd id="9rkvi"></kbd></span></em>

    熱門搜索:木緣紅木紅古軒古森紅木居典紅木

    第五十九期

    王周:與中國傳統家具有緣的老外

    在下,作為家具業界的專業媒體人,自上世紀90年代初,就一直征戰在家具專業媒體《家具與室內裝飾》雜志第一線,足跡遍及東南亞、歐美,乃至拉美各國。哪里出現家具、家居業界的大事件、焦點新聞,立馬于第一時間奔赴現場。于是,在報道題材上,就具有了不可多得的唯一性,其專業媒體人的身份也就因此而具有了某種意義上的“不可替代性”。

    為此,除了“有幸”之外,還要感恩“有緣”!正是在香港家庭用品展上,我與巴西的家居媒體人父子——塔爾索·喬丹(TarsoJordon)、丹尼爾·喬丹(Daniels.v.Jordon)有緣相會、相識,由此,我榮幸地三度應邀赴巴西圣保羅南美家庭用品展作現場采訪與報道。

     王周老師在巴西圣保羅南美家庭用品展作現場采訪與報道
    王周老師在巴西圣保羅南美家庭用品展作現場采訪與報道

    一、專賣屏風的瑪莉婭

    巴西土生土長的瑪莉婭女士的確是一位令筆者眼前一亮的受訪者,她伶牙俐齒,一口略代臺灣腔的國語倒是十分流暢,生動而傳神!

    說起她對中國傳統家具的喜愛,那可是從“迷戀”中國語言文字開始的。難說、難寫的中文漢字簡直令她“刻骨銘心”,從語言文字入手,鬼使神差地進入了“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的大千世界。

    文化引領,藝術導航,讓她不知不覺地進入了中國文人的“筆墨世界”。研讀字帖成了瑪莉婭女士的“業余愛好”。周末,她時常會用“讀帖”來打發時光;習字、臨帖,令她癡迷于漢語方塊字的一點一畫,以及像畫畫一樣的象形文字。尤其是那些不無靈氣的“會意”字,其字里行間的故事,而成語故事的引經據典,更是生動,引人入勝而膾炙人口。

    琴棋書畫,書畫這姐妹藝術,從來就是“不分家”的?,斃驄I女士的書法功底有板有眼,寫得一手好字,為她在丹青、淡彩藝術上的發展埋下了伏筆!其業余級的國畫水平著實不同凡響,在留學生國畫比賽的獲獎名單中,她兩次參賽都“榜上有名”!

    從中國漢字特有的書法藝術,到點、線、面構成的中國繪畫藝術,再到對中國器物的情有獨鐘,陶瓷藝術柔中有剛,家具藝術中的“榫卯文化”令根置于南美巴西傳統文化的瑪莉婭如獲至寶,幾近于癡迷!她由衷欽佩中華民族祖先的聰明才智,以及技師工匠們的心靈手巧,并堅信:在大千世界的民族之林中,這無疑是世上絕無僅有,也是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都無法比擬的。

    在她看來,不用一顆鋼釘就能將“硬碰硬”的硬木天衣無縫地相互咬合,相互依存地連綴成精妙絕倫的器物,可以毫不夸張地謂之為“神器”的中國傳統家具(木器),那絕對是鬼斧神工!說它是“木器”、“實木家具”,那恐怕有點兒“委屈”,謂之“神器”,或者“拔高”為家具藝術,實不為過。

     明式圈椅的文化與內涵令瑪莉婭女士十分喜愛
    明式圈椅的文化與內涵令瑪莉婭女士十分喜愛

    采訪中,筆者單刀直入問及了瑪莉婭女士一個問題:在您七年有余的職業生涯中,您最開心的是什么?她毫不遲疑地回答,能充滿自信地運用漢語、中文(當然也包括用英語,巴西當地方言),向人們推介中國傳統家具及其博大精深的家居文化。而面對那些對中國傳統文化饒有興趣,且不無情感因素的消費者,中國家具的真正“粉絲”,她會不厭其煩地講述“榫卯”、“陰陽”、“八卦”與魯班的故事;在她心目中,在巴西乃至南美洲那“遙遠地方”,播撒文化的種子遠比“生意”重要!瑪莉婭女士更懂得:“用心”耕耘南美洲這片沃土,或遲或早,總有一天她會喜迎文化與生意上雙豐收的收獲季節!瑪莉婭女士正是這樣一位胸有成竹,默默奉獻,美麗而執著的“農人”。

    當問及“中國傳統家具”單品之“最愛”時,瑪莉婭女士瞥了一眼其展位上的那把做工和款式都相當可以的“明式圈椅”,然后用她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注視著我的第一反應;我不置可否地報以對視,密切注視其神情、語態的微妙變化……那些“細微”之處并沒有逃過,只是有那么片刻且稍瞬即逝的停頓。

    停頓之后,她紅嘴白牙縫里蹦出兩個字:“屏風”。先前說“明式圈椅”,這似乎是采訪者的“意料之中”,但她話鋒一轉,且十分明確地將關注點定格在“屏風”上,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看來,屏風這種“有她不多,無她不少”的傳統家具單品,絕對不是啥舉足輕重的“家具”。屏風這一單品,似乎從來就沒有過“引人注目”的光環籠罩,更沒有達到令人刮目相看的“重視”程度!

    屏風,你重視也好,他不重視也罷,正是在“可有可無”的不經意的精神境界里,造就了她“唯我獨尊”、至高無上的“霸氣”!此外,還有那么一股子俠氣柔情!其無拘無束的開放空間,具有隔斷而不封閉;預留一定的時間、空間與特定尺度,既有分寸感,又有距離感,隔而不斷;屏風,在某種意義上,是傳統家具大家族中,最講究禮儀規范,最講規矩的家具!

     屏風是傳統家具大家族中,最講究禮儀規范的家具,是瑪莉婭女士的最愛
    屏風是傳統家具大家族中,最講究禮儀規范的家具,是瑪莉婭女士的最愛

    或許,正是基于這一文化意義上的、理性的人文意識和深刻理解,巴西的家具人瑪莉婭女士才有其獨到的見解和入情入理的詮釋。簡而言之就是:屏風是“大道至簡”,講“內外有別”,講陰陽,講分寸,講層次,講空間,講進退有序,講規矩、懂方圓及家規家道的禮儀重器,是有格局、有自信底氣的好家具。

    二、源自歐洲比利時的“中國家具女神”

    上文提及,筆者在香港家庭用品展上,與巴西資深家居媒體人父子倆塔爾索·喬丹、丹尼爾·喬丹不期而遇,由相見、相識到相知,因而成就了本人三度應邀出訪巴西的職業閱歷。無獨有偶,還是在香港:我職業生涯的福地,有幸結識了比利時的“中國家具女神”。其實,我記憶中的香港家具展覽會,是名副其實的專業貿易展,但鑒于香港這自由貿易良港,并沒有健全、完善的家具工業體系,亦無獨到的地緣經濟優勢,家具展僅舉辦過三屆就悄無聲息地畫上了休止符。

    就展會經濟而言,香港家具展雖不具有“風生水起”的知名度和國際影響力,但美麗、端莊的“中國家具女神”比利時畢湘黛小姐卻在家具專業圈子里產生了非同尋常的影響力!話說“中國家具女神”,其實并非民間、官方的“共識”,在很大程度上,還屬于相對“小眾”,或者說是筆者作為專業家具媒體人的“一己之見”,在“管見”與“一孔之見”之間,倘若登大雅之堂不成,那么,就權且作為小編、老記們的個人偏好之竊竊私語罷了。

    遠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前,年輕氣盛的比利時小姐就相中了古老的“中國語言文學”專業,并遠隔千山萬水到臺灣留學,鬼使神差地竟由一位王姓老先生收她為徒(碩士研究生的學歷層次),并為她取了個中國名字:畢湘黛。正因為這比利時女子的中國名字中有個“湘”字,再加上她的老師是湘南人,我這名正言順的湘籍老記、小編,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這比利時女生的“老鄉”。無巧不成書,這可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筆者在東方之珠香港見到了這位可以“兩眼淚汪汪”的比利時“美女老鄉”!

    接下來的故事便是“言歸正傳”。臺北淅淅瀝瀝的小雨以及讓人流口水的各種美味小吃讓畢湘黛拿到漢語言文學碩士學位之后,又繼續在臺北工作生活了若干年,除了其小資情調有所滋長外,一種懷古念舊的戀物情結:對瓷器、舊家具,尤其是對明清古家具、舊物件、老器具迷戀幾近瘋狂!

     畢湘黛小姐對明清古家具的迷戀幾近瘋狂
    畢湘黛小姐對明清古家具的迷戀幾近瘋狂

    爾后,畢湘黛輾轉從臺北赴香港,心儀東方之珠的城市魅力,以及香江之濱的怡人風光。

    香港的傳統家具店地處港島著名商圈蘭桂坊,靠近中環,商鋪面積十分有限,但絕對是中國傳統家具的老店,除了接待常規賓客之外,該店老板另外在廣州增城開了間專事古舊家具修繕與收購的店鋪,屬于那種“前店后廠”的上世紀的“小微企業”。這對于既通曉英語,又能流利運用漢語,甚至還能用粵語、閩南方言變通中游刃有余的知性女性而言,這絕對是一份既具挑戰意味,又十分有趣的工作!畢湘黛也的確是中國家具店這個特殊職位的不二人選!

    關于畢湘黛小姐之“中國家具女神”的美譽,的確是一無官方證書,二無協會之類的民間組織的正式認可的“頭銜”。筆者這干了幾十年專業媒體的小記、老編的人,也的確不想陰溝翻船,干上件“晚節不?!钡纳凳?!我以為畢湘黛小姐文靜端莊,無論對于稍微拿得出手的家具是以質論價,還是貨比三家,她都能從容應對。在家具展平臺上,對買家訪客迎來送往,均表現出一種“女神范”的大將風度,其談吐專業而得體攻防,進退自如。談文化,她侃侃而談,娓娓道來;論藝術,她長袖善舞,亦可“短兵相接,唇槍舌劍”,好一派巾幗不讓須眉的浩然正氣。其眉宇間既不乏女神所具有的柔中帶剛的英武,也不乏文武雙全的那種東西方文化融匯貫通的智慧美!

    對于當年家具展上司空見慣的“抄款”現象,畢湘黛小姐大度而開放式地積極應對。其身手不凡,表現不俗,令筆者記憶猶新。畢湘黛小姐所在的公司以一尊做工精巧、氣宇軒昂、保存完好的古舊明清木構建筑“景運堂”木屋作為公司具有唯一性的華埠家具標識,古樸而大氣;再加上其真材實料、有款有型的傳統硬木家具,在那屆“特裝”不多的香港家具展上,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于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商客買家,其中也包括懷有“抄款”不良動機的觀眾,涌向其令人刮目相看的展位。展位現場,畢湘黛小姐適時亮相,將專業觀眾引向其亮相的“關鍵所在”,既讓“爆棚”的展位井然有序,又指導有方地讓攝影者順利尋覓到取景的最佳位置,從而獲得他們朝思暮想的影相資料。如此“投其所好”讓專業觀眾如愿以償,且得到良好的“第一印象”,并對其商業品牌定格在印象深刻的完美之中。

    如此“出眾”,如此完美出彩,如此水到渠成地成就“精彩”,這就是一位學習中國語言文學的比利時姑娘,蛻變成蝶,成為“中國家具女神”的中國故事。作為家具專業媒體人,筆者為自己能作為一位見證奇跡的當事人,而倍感榮幸!

    倘若將中國家具女神湘黛小姐比作“紅花”的話,那么,扶她的綠葉就絕對少不了有心栽花、孕育“景運堂”古典家具品牌的林寶發先生,是他慧眼識珠,發現、栽培了畢湘黛這位為中國古典家具而生的比利時美女,給了她一個成為中國家具女神的平臺。

     畢湘黛小姐的老板林寶發先生,多年來以商業渠道的暢通作為基石,推動東西方家具、家居文化的交流互動
    畢湘黛小姐的老板林寶發先生,多年來以商業渠道的暢通作為基石,推動東西方家具、家居文化的交流互動

    林先生的可貴之處在于,在東西方家具、家居文化的交流互動中,架起了一座橋梁;而文化交流的橋梁,首先是以商業渠道的暢通作為基石。他將東方家具(中國家具和日本家具)賣到了歐美,與此同時,又將歐洲古典家具賣到了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中國,以及日本。在東方與歐美之間結成市場貿易紐帶,并形成商業與文化并舉的交流。而在這一過程中,畢湘黛小姐也順理成章地成就了她女神級的多彩人生!

      王周老師與林寶發先生
    王周老師與林寶發先生

    文章作者: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家居文化資深行業學者王周

    王周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家居文化資深行業學者

    長期致力于文化、藝術、設計,以及“文化軟實力”領域的研究與傳播。作為資深國際評委,參與“全球家居創新大獎GIA(美國·芝加哥)”、“南美洲家居用品設計競賽(巴西·圣保羅)”、“MIFF卓越家具設計大獎賽(馬來西亞、吉隆坡)”評委工作。發表各類作品超過200萬字,其中《增強軟實力是發展的硬道理》、《構建中國家具工業的文化支點》分別榮獲全國征文金獎與銀獎。參與設計競賽獲金斧、中國家具設計大獎賽專業組銅獎、廣東省家居設計展創意設計獎。 

    (來源:第五十九期《品牌紅木》雜志)

    標簽:王周
    上一篇:“她們”正在撐起紅木家具消費市場增量
    下一篇:面對三大銷售渠道沖突紅木家具企業如何破解
    雜志文章詳情頁

    大家喜歡看的

    • 雜志推薦
    • 卷首語
    • 視點
    • 觀察
    • 業界
    • 雅學
    • 推薦品牌